相关文章

古建筑群内最怕的生物破坏是树根在古建筑体内的伸展

来源网址:http://www.phjcgs.com/

随着地铁一号线工程及望春路改造工程的推进,原先被众多青砖建筑物包围、年近千岁的望春桥不再养在深闺无人识了。现在,站在望春路上就能望见它的美丽身影。然而,细心的人们发现,古桥上两棵碗口粗的沙朴树。两棵沙朴树扎根于古桥的拱顶桥额处,一粗一细,从桥身西侧桥匾处伸出身子,向天空伸开枝杆,而根系却在石板缝隙中穿梭。古桥的桥板被沙朴树的根系抱得太紧,有些拱起甚至有些倾斜了。

望春桥上的沙朴树约有百岁,算是古树了。而桥树相拥也已是一道有历史意蕴的风景了。如何处理桥树关系,文保部门一直比较为难。最好的情况就是,控制古树根系的生长,阻止其对桥体的进一步破坏,让桥和树和谐共处。然而,这种情况维持起来比较困难。自己这一代是没见过,反正自儿时起,古树就长在那里,听说“该桥交关会生树,斩掉又生,疯长一样,愈来愈大……”古树究竟是从何时长出的呢?在《宁波旧影》中,记者看到一幅摄于上世纪20年代的望春桥旧影。画面中,桥额处丛生的小树有10余株,直径5厘米以上的乔木7棵,盘根错节,老枝纵横,与桥面石板、桥堍基石合抱为一体,难解难分。上世纪60年代初,每年清明,祖母总会带我去山下庄祭扫祖父、曾祖父的墓,而所乘航船必经望春桥。每每船渐近桥,幼小的我总会被一棵枝杆粗壮、生在桥侧石缝中的古树而紧紧吸引。对于古建筑来说,最怕的生物破坏是树根在古建筑体内的伸展。去年下半年,中山西路上的咸通塔顶部曾长出一棵灌木,小小灌木将根系深入塔内,致使古塔躯体变形,雨水灌入塔体。

会联系园林部门,尽最大努力,将古树活着移走。也请市民朋友及时关注树与桥之间的关系变化。宁波文保所文保中心主任江怀海这样描述自己对这一风景的感触。昨天,他告诉记者,自己曾去欣赏过这一风景,但也很痛心地发现了风景背后,望春桥被拥抱得有点吃不消的囧境:桥上石板被树根拱起,若不加控制,对青砖古桥的影响是致命的。祖母看到我睁得大大的眼睛,其后便告诉我这样一个传说:望春桥像一只俯卧的雄狮,这树就是狮子的尾巴,谁要是触动了它,狮子就要发怒,给当地带来灾殃。有一年,有位乡绅砍了这棵树,结果当地突遭大火。由于人们敬畏神灵,谁也不敢在太岁头上动土,所以“狮子尾巴”才被一代代保护下来。